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團寵錦鯉小福寶:我把全家都旺翻了-第六十九章:來自衝哥的寵愛鑒賞

團寵錦鯉小福寶:我把全家都旺翻了
小說推薦團寵錦鯉小福寶:我把全家都旺翻了团宠锦鲤小福宝:我把全家都旺翻了
“夫子还说了呢,慈不掌兵,善不为官,做大事情的人绝对不能心太软。”李大虎也十分赞同。
“这小词儿一串挨着一串的,咱们家这群孩子啊,书还真是不白念。”李富贵十分满意。
叩叩叩。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有人来了。”李曦宝正高兴,一转身兴冲冲的就跑过去开了大门。
“呀,是牛爷爷。”
“是呀,这就是你们家小五吧。”牛二叔对李曦宝不是很熟悉,只听人说李家老大捡了个女娃回来养。
牛二叔手里还拎着个大纸包,一进来,就交到了李富贵手里,“李大哥啊,你看我,这出来的忙,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就先给孩子们带了一包点心。”
“你太客气了,来就来嘛,不用带东西。”
刚刚牛家和齐家的矛盾李富贵也看了个明白,也不来那些虚头巴脑的了,直接道:“咋样?银子要回来没?”
“要回来啦!”牛二叔显然是轻松了很多,满目感激,“幸亏是咱们大河当上了村长,要是还是那个姓齐的,估计我这银子是要不回来啦。”
“牛二弟啊,你放心,咱们家大河不是齐福荣那种人,一定会给你做主的。”
“对,可对,我这一到家,我家老婆子就喊我必须来谢谢大河来。”
“害,客气啥呢,当了这个村长就得干他村长应该干的事儿。”吴桂香很是和善大气。
传说都是真实的
“唉。”牛二叔叹气道:“这个齐福荣家,可把我家折腾够了,这大半年了,要这要那,就是不给办事,我也明白了,他是看不起我们家,耍我们玩呢,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
“牛二弟,事儿过去了就别老往心里去了。”李老太开导。
“是,嫂子说的是。”牛二叔点点头,你看着李大河又欲言又止似的。
李大河便道:“二叔,你这回来是不是为了这个我三弟盖房的事儿来的?”
“是呀,我家没有富余的宅地了,可亲家公那边都说了,必须得有自己的房子才允许成亲呢,我这可着急了。就想问问大河村长,这个事儿你有啥办法不?”
“咱们这片的宅地大部分都在镇上的刘财主手里,要想置办肯定得找他买。这样,二叔,我这回回镇上就去刘财主家跑一趟,跟他们好好聊聊。”
“好,好,那我就依靠村长了。那村长你看我,要准备点什么礼品不?”
“不用,二叔,你就在家里等我消息就行。等我办成了,我就上你家告诉你去。”
听了李大河的话,牛二叔也欣喜,“好好好,那就让大河村长辛苦辛苦了,回头,我们牛家一定好好感谢感谢你。”
千年姻缘一线牵
牛二叔十分高兴的离开了。
李曦宝看着李大河办事的路子,心里也很欣赏李大河这样的人。
“既然咱们回去还有的忙,咱们就别耽误了。”孙翠花张罗起来,“得,咱们这就赶紧回镇上。”
“对,咱们忙买卖,让大河忙村里的事情。”吴桂香十分赞同。
这样,一家人两辆大马车就又出了村。
“我呸!”
冲着马车后面的滚滚烟尘,齐福荣和他媳妇从角落里猫着出了来。
齐福荣媳妇可是恼恨,“当家的,李家人也太嚣张了,当上了村长还不作罢,竟然还在咱们老齐家的头上拉屎撒尿!让咱们还银子!”
“他那是打了如意算盘,杀鸡给猴看,在村里面耍威风呢。本来只是抢了村长的位子就够瞧的了!这回我一定要让他明白村长不是谁都能当的!”齐福荣低低的说道,眼底里一片阴婺之色。
本座右手好棒棒
正值中秋佳节,李曦宝也不用去念书,就品尝着自家酒楼里买来的各种馅料的月饼。
本来酒楼是不打算做月饼的。
都是因为李曦宝嘴馋,所以大师傅干脆就把做月饼的方法告诉了李家,李荷花和李小葵就自己动手了。
没想到,一次成功。
现在酒楼里不仅做着买卖,门口还支了一个摊位,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月饼,由李小葵看着呢。
所以李曦宝这个中秋节有吃不完的月饼。
大人拳头大的月饼,李曦宝一连咬了四块,而每一块月饼都只吃了两三口,她人就吃饱了。
剩下一大堆带着她小牙印的剩月饼。
李曦宝撑的龇牙咧嘴,心道自己可闯祸了。
而且柳夫子也教过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要是这么多月饼全都被她扔了的话,那也太缺德了。
于是她大手一包,奔着小冲的屋子去了。
最近几天,小冲总在忙什么似的,深居简出。
李曦直接砰的一下人就冲进屋里去。
“冲!”
小冲早已经习惯李曦宝的神出鬼没,完全没有被吓到,而是把玩着手里的一把小刨子,雕雕刻刻十分认真。
余光扫了一眼李曦宝,“又怎么了?”
“嘻嘻……”李曦宝笑的不是很自信。
“又学了什么,想扎我?”
“不是不是,是这些,我来给你送吃的的。”李曦宝纸包往桌上一推,散落着的全部都是被她咬过的月饼。
小冲皱眉,“你为什么吃成这样?”
“因为一个月饼实在太大了,我根本就吃不掉,可我每一种馅料的月饼都想吃一吃,所以就……”李曦宝很不好意思的耸着小肩膀,眼睛笑的弯成月牙的形状一脸讨好。
“冲哥……”
小冲无奈的叹气,顺手拿起一块来就咬了一口,“放这吧,我会帮你解决掉的。”
“嘻嘻,冲哥实在是太好了。”李曦宝双手合十,在小冲面前手舞足蹈。
小冲本来十分严肃的脸一下就绷不住笑了。
“你呀,怎么那么多小想法。”
“嘻嘻,冲,你在做什么呀?”李曦宝看着小冲手里的东西,好像是一个小木人。
“这呀,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小冲把这小木人打磨的十分光滑,眼睛鼻子嘴巴全部都做的栩栩如生。
“正好,你在这,这就给你了。”小冲把小木人递到李曦宝手里,“你现在跟着唐夫子学医,针灸是你最擅长的,可你总需要练习,我又不能时时刻刻在你身边,所以我不在的时候你就可以扎扎这个小木人吧。”
“哇!”
李曦宝听完小冲的话,眼睛都亮起来了。
这个小木人十分光滑精致而且比例大小一看都是经过仔细测量计算过的。
小冲可实在太有心了。